狄志遠
(此稿已於2016年3月1日刊登於《星島日報》 爹哋媽咪話…)

友人的兒子去年升讀小一,入讀了心儀的學校,本應高興。但兒子是天真開心果,性格較為自我,上課時會不舉手就提問,聽到開心事會開懷大笑,不論場合也會高談闊論。友人每星期都會接獲老師的電話,向他述說兒子在課堂上的表現,這個每周一電,確實令友人心感壓力。

在新年團拜時,喜見友人一家,筆者順道向友人關心兒子上學的情況。友人隨即從手機裏分享了幾張兒子在學校節慶活動中做話劇的照片,相片中的天真開心果,笑容燦爛,表情十足。友人告訴筆者,兒子說對白時表現淡定,把每句對白都能清楚演繹出來。友人說來時眉飛色舞,似乎當天看見兒子表現時的興奮之情,至今仍令他津津回味。

友人告訴筆者,這次兒子有機會上台參演,原來是由那位每周一電的老師安排。在節慶活動完結後,友人心存感激的到學校找老師致謝,在傾談當中,知道老師安排友人的兒子表演,是希望可以從另一個平台,發揮他說話的玲瓏、活潑開朗的性格,也希望藉此讓老師可以從另一角度認識這位學生。

老師分享在排練過程中,增加了對這位天真開心果的了解,也感受到他的正能量,師生之間也多了溝通,不但演出成功,現在上課時,老師也認真再看看這位學生的真性情,看多了,理解多了,也開始接納和欣賞他。同時,也開始反思和調校自己的課堂管理方法。

老師告訴友人,表演過後,他的兒子上課時,多了遵守秩序的意識,說話聲量也較恰當,而老師也樂見友人的兒子天真開朗的真性情。

友人的分享,令筆者想起生命教育的一些提醒:「關懷和體諒,比規範和訓示更能接近;了解和接納,比改變和要求更進一步。」